傷心和耳機和地鐵站。(有夠爛
2011-11-11 Fri 21:31
「吶,只是一回兒,可以稍微聽我說一下嗎?」耳機中傳來沙啞的聲音——已是陳舊而快要被丟棄的耳機了,原本的亮白的線路已經變得灰黃,一種回憶的顏色。
「明明只是簡單的事……卻難以達到」耳邊繼續播放著低沉的吟唱,也夾雜著人群模糊的細語——已經是很舊的耳機了,隔音效果自然也不怎麼樣。
可笑地想聽到你的聲音。抬首四看,卻只有慘白的牆壁映入眼簾,反射著天花的燈光,也閔照出愚蠢的臉孔。低頭,仍不放過,如同要狠狠嘲諷般,分散的淡影巡迴著出現,不留情面地恥笑一番。
「即使到達世界的盡頭……」
溫熱的水滴無聲地擊碎了地上的影子。如果說掉下的淚花會濺在眉間成為來生的米粒痣,那我又能否在你心上刻下乾涸的淚痕兩行。



對不起我很久沒回來感謝還有在看的大家我一回來就發這些不知所謂的廢文請用力鞭打我(拖
我妹說很噁心,想裝有意境其實沒有……我也這樣覺得
非常噁心的偽文藝抒情
天氣好冷,想說要練好作文就有空時寫寫東西
突然想到奇怪的東西就寫了,想包下去的東西很多可是又排不好……就變砍了很多變很短
用了十五分鐘,下次可以再快點!
在說的事也是最近被傷得很重的事呀嗚呼哀哉(笑)
現在可以笑笑的也可以和朋友說,只是其實我是很在意的呀wwww
一方面被喜歡的男人甩一方面是誤信了男人以為對方真的喜歡我不會離開www
兩面也失利,只可以說我太天真又賤wwwwwwwwwwwwwwwwwwwww
嗯,對不起我失態了,只是不用這樣的角度去自嘲我想不出有什麼方法可以令我繼續笑下去
最近也在忙考大學的事……真的很忙很討厭,家中的事也是,我媽很麻煩
就在這星期還來一連好幾天的不間斷胃痛,吃了藥也沒用
最後還吐了,胃液中有血絲,怕怕的考大學後就去照胃鏡看看好了,怕是胃癌。
找天來畫畫圖好了,不知道為什麼手繪畫了就不想電繪畫,還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對畫圖有懼怕感
一直在打瑪奇,換了帳號請找 貝婷 夜吉利 OW<
別窓 | 隨筆寫作。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洗淨我那充滿悲痛之血 | 十二夜。 | 妖精。>>
この記事の留言:
发表留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引用:
| 十二夜。 |